是琦琦鸭0v0

懒癌晚期患者,专业弃文三百年

【魔道祖师阅读体】恍然如梦33

  ▲ 我写的文真的不虐,相信我,我真不会写虐。

  ▲ 现在都是晓薛的主场,这章完了忘羡他们的出场就多了(๑•ૅૄ•๑)

  ▲ 宠洋洋奥_(¦3」∠)_

  ——————

  【薛洋被蓝忘机一剑划过,非但在胸口划出了一道伤口,那只他藏在怀里的锁灵囊,也被避尘的剑尖挑了过去。魏无羡道:“薛洋!你要他还给你什么?霜华吗?霜华又不是你的剑,凭什么说‘还给你’?要脸吗?”薛洋哈哈大笑起来。魏无羡道:“笑,你笑吧。笑死你也拼不齐晓星尘的残魂。人家恶心透了你,你还非要拉他回来一起玩游戏。”薛洋忽而大笑,忽而又骂道:“谁要跟他一起玩游戏?!”】

  屏幕上继续播放着,而薛洋却无心去看,因为晓星尘现在不知道怎么了,一直对他的唇又舔又啃的。

  都咬破皮了。

  “唔……道长,你怎么了……唔唔!”薛洋刚偏开头说了一句话,晓星尘便又简单粗暴的堵上了他的嘴。

  就在薛洋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的时候,晓星尘终于放开了他。

  “阿洋,道长最爱你了,别离开道长。”晓星尘是真的被薛洋的那一晕给吓怕了,他很怕薛洋随时都会再晕过去。

  薛洋听到他这句话,只是楞楞的睁着眼睛看他,他能知道现在在晓星尘眼里他一定是呆呆傻傻的,仿佛一个傻逼一样。

  但是他真的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啊!

  道长说最爱他了!

  啊啊啊好开心!

  而其余人看着晓星尘刚才仿佛要把薛洋给亲死的操作,心里都默默为薛洋上了柱香。

  薛洋真惨,昏迷刚醒过来就差点被亲死了。

  啧啧啧。

  【他一说话,就等于是在报出自己的方位,剑刃穿体的声音不断响起。可薛洋忍伤忍痛的能力异于常人,魏无羡在共情里早已目睹过,哪怕他被一剑穿腹,也能谈笑风生。魏无羡道:“那你为什么推迟了好几年才去杀常萍?你到底是为什么去杀常萍,你自己心里清楚。”薛洋嘿然道:“那你倒是说说,我心里清楚什么?我清楚什么?!”】

  “我不清楚……我什么都不清楚……”薛洋身子往前一倒,正好倒在晓星尘怀里,他窝在晓星尘怀里,闷闷出声,“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他嘟嘟囔囔的说了半天,最后抬起头来,眼神可怜无助的望着他唯一的光,“道长,我只有你了……你要是不要我,那我就是个没人要的垃圾了。”

  “阿洋,说什么胡话呢,”晓星尘收紧臂弯,将他紧紧抱入怀里,低头吻着他的发丝,“你不是垃圾,道长也不会不要你,你的小脑袋里整天都在想些什么呢。”晓星尘伸出手来在他的额头上弹了一下。

  薛洋捂着额头,傻兮兮的笑了。

  “嘿嘿,脑袋里整天想着道长呢。”薛洋用撒娇的语气说道,说完,他还把毛绒绒的脑袋凑过去在晓星尘脖颈处亲昵的蹭了蹭。

  面对薛洋的撒娇,晓星尘心中欢喜的不行,抱着薛洋仿佛是抱着世间罕见的珍宝一般。

  【魏无羡抛出了一只空荡荡的锁灵囊,让它去抢救吸收阿箐的魂魄。迷雾之中,传来几声咳血声,薛洋走了几步,忽然伸手朝前扑去,咆哮道:“给我!”蓝忘机一语不发,避尘蓝光劈下,斩断了他一条手臂。】

  “疼吗?”晓星尘摸着薛洋的断臂处,心疼的问,然而问出话后他又觉得自己问了个白痴问题,被砍断手臂怎么可能不疼。

  薛洋笑眯眯的看着晓星尘,无所谓道:“不疼,它断了多好啊,那样我也就不用一直看着那么难看的左手了。”

  他这样一说,晓星尘倒是想起了他的左手,他抓住薛洋的左手举在面前,在薛洋怔愣的眼神下将他常年戴着的手套脱了下来。

  薛洋瞳孔猛地缩了一下。

  晓星尘看着手中握着的这一只过分苍白的手,这只手并不算漂亮,手上大大小小的有很多疤痕,修长的手指看起来也有些弯曲,不是很好看。

  但晓星尘看着这只手却心疼的要命。

  他小心翼翼的捧着这只手,细密的吻落在每一根手指上,每一道疤,他将他整只手都吻了个遍,最后一吻落在了他的小指处。

  在晓星尘亲吻到他的断指时,薛洋狠狠颤了一下,想把手抽离但又抽不出来,无奈只能看着自己浑身上下最丑的地方被最心爱的人吻着。

  这一瞬间,他突然觉得自己好丢人,他自己都嫌弃自己,更不要说道长了……

  他不想被道长看到他丑陋的地方,他害怕。

  晓星尘亲着亲着,突然觉得有水滴在了他的脑袋上,他疑惑的抬头看去,便看到他的阿洋,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里,正不断地涌出泪水来。

  “阿洋乖,不哭,”晓星尘大约能明白他为什么哭,于是便心疼的轻声哄他,“怎么了阿洋,为什么哭的这么凶,道长不可以亲亲你吗?”

  薛洋使劲摇头,眼泪汪汪的看着晓星尘说:“我觉得丑……”怕被你嫌弃。

  最后半句他没有说出口。

  但晓星尘能明白薛洋的意思,他知道薛洋是怕自己嫌弃他,他心中是既无奈又心痛,同时也觉得他的阿洋好像是有些太过于自卑了。

  “不丑,阿洋怎么会丑呢,在道长眼里阿洋最好看了。”晓星尘温柔的看着他。

  薛洋看着晓星尘那双盛满柔情的眸子,吸了吸鼻子,此刻被他的温柔包裹着,薛洋那颗早已破碎不堪的心终于是被晓星尘的温柔给一点一点的粘合了起来。

  【他们正准备迈开步子,忽然,在血泊之中,看到了地上一样孤零零的东西。一只被斩下来的左手。四根手指紧紧握着,缺了一根小指。这只手的拳头捏得非常紧。魏无羡蹲下身来,用足了力气,才一根一根地掰开来。掌心里,握着一颗糖。这颗糖微微发黑,一定不能吃了。被握得太紧,已经有些碎了。】

  “阿洋。”晓星尘突然换了他一声。

  薛洋看向他,之间晓星尘伸出一根食指来对着他,他不解的看向晓星尘,不是很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晓星尘笑着说:“拉一下。”

  薛洋虽然不解,但还是很乖的伸手拽了一下他的食指,随着薛洋往外拽的动作,晓星尘张开手,手心躺着一颗圆滚滚的糖。

  是以前道长给他买的那种饴糖。

  薛洋愣住了,晓星尘继续说:“做的真棒,阿洋可以拿你的奖品了。”

  薛洋愣了一会儿,突然明白了过来,他直接低头就着晓星尘的手将糖果卷进了嘴里,鼓着一边的腮帮子冲晓星尘笑,“道长你从哪学的呀?”

  晓星尘摇了摇头,故意不告诉他,看着他因为不开心嘟起的嘴巴,直觉得可爱极了,于是俯身亲了他一口。

  看着薛洋红扑扑的脸蛋,他轻笑出声。

  【魏无羡又道:“今后你打算如何?”宋岚写道:“负霜华,行世路。一同星尘,除魔歼邪。”顿了顿,又写道:“待他醒来,说对不起,错不在你。”这是他生前没能对晓星尘说出来的话。】

  宋岚走过来:“星尘,出去后我要重修白雪观,你要来吗?”

  晓星尘看着他想了想,突然神神秘秘的笑了一下,“这个啊,要看阿洋了。”

  “嘎?”突然被cue到的薛洋一脸懵逼,甚至发出了一声鸭子叫。

  晓星尘被他逗笑了,继续说:“阿洋让我去我就去,全看阿洋。”

  宋岚无奈了,他的好友怎么好端端的就变成妻管严了呢,哎……他家宁儿也不和他说句话……

  “道长你要去就去,我跟着你,万一我一说不愿意去,你也不去了,这大块头又得怪我,再把我想成什么祸国妖妃咯。”薛洋瞥着宋岚,噘着嘴说。

  晓星尘乐的不行,抱着薛洋一直在笑,“阿洋,子琛不会那样的,而且什么祸国妖妃啊,你这小脑袋里整天不想些正经的。”

  薛洋把嘴一撅,哼哼唧唧的不说话了。

  宋岚看着两人恩爱,闭眼扶额。

  他就不该过来。

  【一路走下来,他讲完之后,身旁已是一片愁云惨淡,再没有一个人记得鬼将军了。蓝景仪第一个哭了起来,道:“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事情!”金凌大怒:“那个薛洋,人渣!渣滓!死得太便宜他了!”那名窥看门缝时赞美过阿箐的少年捶胸顿足道:“阿箐姑娘,阿箐姑娘啊!”】

  蓝景仪:“……” 哦豁,怎么还有这码事。

  金凌:“……” 哦豁完蛋,我现在收回那句话还来得及吗。

  薛洋听着屏幕上金凌对他的咒骂,苦涩的笑了笑。

  金凌看着薛洋那一抹牵强的笑容,心里没由来的一阵难受,他扭扭捏捏的纠结了半天,才开口:“洋哥哥,对不起……”

  薛洋看着他呆了一下,随后摆了摆手:“没事,比你骂的狠的我都听过无数次了,你这算什么,不用给我道歉。”

  这下轮到金凌呆住了,其余那些骂过他的小朋友都是满心的愧疚,他们现在看到了薛洋的经历,只觉得薛洋的经历让人心疼,尤其是想到在他们理所当然的受着父母关爱的年纪,薛洋却是被所有人厌弃,他们就觉得喘不上气来。

  这个世间,跟他们所以为的简直是完全不一样。

  他们又看了看已经被晓星尘柔声哄着的薛洋,脸上才露出了笑容。

  幸好现在晓道长和他在一起了。

  【魏无羡喃喃道:“我怎么知道?”他当然知道!他死了的那几年里,根本没收到过一张纸钱啊!蓝景仪又在他心口上插了一刀:“就算你收不到,那也肯定是因为没人给你烧的缘故。”魏无羡扪心自问:“怎么会?难道我就如此失败?没有一个人肯给我烧纸钱吗?难道真的是因为没有人给我烧、所以我才没收到?”他越想越觉得不可能,转头低声问蓝忘机:“含光君,你有没有给我烧过啊?至少你给我烧过的吧?”蓝忘机看了他一眼,低头拂了拂袖底沾染的一点纸灰,静静地眺望远方,不置一词。魏无羡看着他安然的侧颜,心道:“不会吧?”真的没有吗?!】

  魏无羡低头扶额,满脸苦恼,“哎……我活的太失败了吧,死了都没人给烧纸钱的。”

  蓝忘机抱紧了他的腰,不赞成的看了他一眼,“你没死,为何要烧纸钱。”

  “哎?”魏无羡愣了一下,眨巴了几下眼睛才明白过来蓝忘机的意思,于是笑着凑上去亲了他一口,“二哥哥你呀,真是让羡羡喜欢死了呢!”

  【城中灯火通明,人声喧闹。这才是活人居住的地方。】

  “阿洋,以后你再也不用生活在那种不见光的地方了,道长陪你一起生活在光里。”晓星尘温柔的注视着薛洋。

  薛洋忍下落泪的冲动,点了点头。

  整整八年,他等了整整八年,就在今天,他终于把他的光等到了。

  他阴冷的世界中,终于有一抹光照射了进来。

  【魏无羡看似随意地扫了一眼桌上的菜,几乎大半都是红辣辣的。他留意蓝忘机的下筷,发现他多动的是清淡的菜色,偶尔才伸向鲜红的盘子,入口亦是面不改色,心中微微一动。蓝忘机注意到他的目光,问道:“怎么了。”魏无羡慢慢地斟了一杯酒,道:“想人陪我喝酒了。”】

  “……”

  魏无羡你又想造什么孽!

  “所以说我的故事结束了?又开始讲魏无羡的作死之路了?”薛洋眨了眨眼,挑着眉问。

  “终于结束这个虐心的故事了,我眼睛都哭肿了。”一名女修苦兮兮的说。

  “这个故事赚了太多眼泪了。”又一女修附和。

  “不是……什么叫我的作死之路啊……”魏无羡无语。

  双子这时候又突然冒了出来,对着众人抱歉一笑,手一挥,屏幕亮起了另一个界面。

  “不好意思了各位,恐怕还要再赚你们一点眼泪。”

  ——————

  我写的不虐吧,我觉得挺甜的₍ᐢ •⌄• ᐢ₎

  下一章阅歌体奥,草木要出场了(͏ ˉ ꈊ ˉ)✧˖°


评论(24)

热度(597)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